記港 2:他住在粉嶺

我和他遊了一趟港。若說是為了董而來,其實也不為過。當那些地名化為真實,從書中、地鐵線上變成真實的風景,仍有說不出的悸動。董在他的新書中,作家 D 就住在粉嶺。 在《時間繁史.啞瓷之光》中,連鎖藥品店員恩恩每日到粉嶺上班,並在快餐店收到作家獨裁者寫給她的信。我們笨拙地說,好,就去一會粉嶺吧。粉嶺在地鐵線的另一端,屬於新界,當然我仍不清楚這分界究竟是如何。我們坐了會車,看見了些較廣闊的山景,然後,就到了粉嶺。到了粉嶺,其實也只是逛逛地鐵出來的商場,連接商場的天橋上,可以看見快要消失的大樓。商場人繁多,人人趕著回家,吃飯採買雜貨,就回到屬於自己的高樓。商場中確實有快餐店,藥品店也多,我們興奮,不知道有沒有可能遇見恩恩。不知道有沒有可能遇見恩恩,我們逛了惠康,吃了連鎖店無味的粥,沒說出的話是,這可能也是恩恩的一天。 旅行似乎就是如此,每趟出遊,心總有交合和分離。作家 D 遇見他的 Kokoro,他們之間沒有責任、只有情義;也許並不對等,卻是一體,只有陪伴。董一寫再寫,故事重複循環,寫著那些年輕平凡的人。在卑利街的天橋上,我們俯瞰眾生,我們找到了一座希望可以稱為「我們的天橋」的天橋。 我一向鍾愛銘記地名,坐快線,來去經過青衣。青衣似乎是座獨立的島,經過可見就是一群青藍色的高樓。我幻想著,住在青衣島上的人們。 港城繁複而美,處處可見邊界,卻不想說自身之小。粵語那樣陰美,處處有人閒話家常,尚感人之溫柔。
林易柔
Published: October 13, 2019
More from 林易柔
這個遊戲已經沒有速度
記港 1:蟻城
悲核女王
美詩
THE VIRGIN
the little organ school
chat placeholder

Build Your Professional Network

Click icon on the company page or under talent search engine to start the conversatio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