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how 創辦人
Hahow 好學校共同創辦人 - Austin

Hahow 好學校的模樣

積極主動的風氣:我們的感情是不理性地好

一點喧擾的氛圍,四處走動的人群,寬敞明亮的空間,這裡是 Hahow 好學校座落於台北市松山區的辦公室。彼此沒有隔閡的座位設計,不時可以看到團隊夥伴間交頭接耳,討論著剛迸出的新點子。沒有拘束的辦公空間、沒有固定的午餐時間,自由的工作型態建立於 Hahow 人自主的性格特質,「我們相信大家有能力管理自己的時間,並且利用最舒適的方式及時間分配來發揮自己最大的效益。」Hahow 好學校的共同創辦人 Austin 說道。在給予充分的自主空間下,Hahow 期許工作夥伴們除了可以積極主動地完成負責的職務,更要肩負起帶動 Hahow 共同學習成長的風氣,「在 Hahow 有很大的 peer pressure (同儕壓力),當有一個人開始陷入消極和被動時,他就會收到無數夥伴的關心。我們的感情是不理性地好呀!」

完課率不是重點:學習是為了你自己

Austin 表示,從線下技能交換 Skillhopping 一路走到線上學習平台,Hahow 的初衷一直都很單純,「透過提供每個人學習及分享新知識的機會,來降低跨領域學習的門檻。」由於 Hahow 的學生有不少是來自於企業端,因此時常有企業人資苦惱該如何系統化地來評量職員的學習成效。然而,對 Hahow 而言,完課率、證書從來都不是重點。從學習影響力的角度切入,當學習者有自學的動力,同時清楚自己想要學習的內容,幫助他有效地去學習這項新的事物便是 Hahow 所努力的目標。而當學習者將學到的新知應用在生活或職場中,且發揮實質的影響力時,Hahow 便完成了它的使命。當學習者只需要觀看課程其中的 20 分鐘來達到工作效率 80% 的提升,為何要逼迫他完成兩小時的課程呢?

hahow工作ppt

Hahow 好學校的企業文化價值觀

從 4 位共同創辦人起家,Hahow 至今已發展為 70 人規模的團隊。「Hahow 人有甚麼共同之處?」「共同?我們都不太一樣耶!」 Austin 笑道。射箭、吞火、騎馬,在 Hahow 樣樣都不奇怪,也許是因為主打多元的線上課程,因此常常收到多元的履歷。Austin 提到,曾經有一位優秀的求職者前來應徵,但由於他的背景及想法和既有的團隊夥伴太過相似,因此猶豫了許久是否該讓他加入。「在這個產業,我們需要的是態度求新求變的夥伴。」

給予彈性和自由:一切建立於『誠信』之上

Hahow 的 4 位創辦人中,有 3 位是工程師背景,「我們十分重視效率。」在風氣自由自主的 Hahow,提倡的是透明的文化,每個月公佈財報、公司資訊完全開放 (除個人薪資資訊),「我們提供足夠的資訊讓團隊夥伴可以做最即時、有效率的判斷及決定。」而究竟是甚麼樣的企業文化讓 Hahow 內部可以做到彈性自主和資訊開放呢?近期 Hahow 團隊聚集討論成立至今,公司凝聚出的共同價值觀,「『誠信』是第一項,不論是對團隊夥伴、對客戶,必須要做到互相信任。」而 Hahow 人所享有的彈性和自由,正是建立在『誠信』的企業文化之上!

做喜歡且擅長的事:共同實踐『生き甲斐』 哲學

在『誠信』之後,Hahow 共同塑造出的另一項文化為『適才適性』,「我們希望團隊夥伴在做喜歡而且擅長的事,同時能夠找到個人在公司、社會的價值。」日式哲學『生き甲斐』(日文: Ikigai,生きがい),由四個元素 (圓圈) 組成,分別為 

  • 你喜歡做的事 (Things you love)
  • 你擅長做的事 (Things you are good at)
  • 別人會付錢請你做的事 (Things you can be paid for)
  • 世界需要的事 (Things the world needs)
ikigai
生き甲斐 Ikigai (圖片轉載自 Zoey .K)

而這四個圓圈的交集便是『生き甲斐』。當缺少任一個元素時,個人可能會感到迷惘、空虛感、不受重用,甚至經濟支持的不足。「我們有許多夥伴在 Hahow 是為了實踐自身的教育理念、社會責任。我們期望大家在做喜歡且擅長的事情同時,可以幫助社會,體現個人價值。」而第一個加入 Hahow 團隊的子葳,也親自展現了 Hahow 『適才適性』的文化。從加入團隊至今,子葳從負責課程內容企劃、內容開發、社群經營,到現在的品牌公關部門,「我不斷地在學習和嘗試新的東西。」而 Austin 也表示,當團隊夥伴認為自己目前的職位不適合,或想要嘗試新的挑戰時,都可以直接找共同創辦人們討論,並重新安排職務。

Hahow 好學校的徵才準則

緊扣「自主」和「適才適性」:延伸出 Hahow 的徵才標準和面試流程

在 Hahow 建立 10 人團隊時,有不少夥伴的加入是透過介紹、參與活動時結識的,「聊得來最重要,不少夥伴的加入是機緣使然。」至今 Hahow 已經擁有專門負責招募的人資部門,但是徵才的標準及流程仍主要由各進行招募的部門團隊規劃,「因為各部門團隊才了解他們當下最急迫的需求。」;面試的過程中會安排應徵者與未來將一起工作的部門夥伴進行面談,流程中會經過至少兩位相關夥伴評估一名應徵者,以確保意見的多元及全面性。

展現自信:缺乏自信的夥伴無法大膽地面對挑戰

「我會從求職者履歷上過去經歷挖掘出令我欣賞的特質,且暫時忽略他的缺點。」Austin 說道。在面試時,在專業技能有達到標準的前提下,面試主要會觀察以下 3 點:

1.自信
由於 Hahow 走在台灣線上教育產業的最前端,產業本身的發展十分快速和多變,時常會出現不一樣的變化和挑戰。Austin 發現,缺少自信的夥伴在面臨挑戰時容易退縮,而選擇相對安穩、舒適的方式去應對;然而,處於一個相對新興的領域及階段,舒適的路線難以將公司帶往巨大的成長與成功,因此,「即使是抱持著『愚蠢的信心』,也要相信自己和公司正在做的,看似不可能的事情。」

2.持續成長的渴望
Austin 表示,自己在線上教育產業近 5 年來看到,不論是在內容、科技,甚至是行銷上,都不停地在改變,各種挑戰也層出不窮,「這些東西沒有人會教你。」因此,團隊夥伴需要有持續成長的動能和渴望,甚至在停滯不前時會感到痛苦、焦慮。

3.積極主動
由於在 Hahow 工作擁有很大的自主空間,加上開放透明的資訊,大家都是被預期有能力去利用手邊的資訊和資源,並積極主動地完成負責的職務。在 Hahow,最常看到的景象是團隊夥伴主動地詢問「可不可以做這件事?」,而不是等著被吩咐。因此於面試時,若求職者單純被動地回答面試官的問題,完全沒有意願去釐清提問的目的或進行互動,則是 Hahow 面試官所不樂見的。

hahow 好學校

Hahow 好學校對未來教育的願景

持續優化「知識數位化」的效率:Hahow 面臨更多元的挑戰

從 2015 年成立至今,由於產業的發展和變化,Hahow 所面臨的挑戰也越趨多元。Hahow 創辦人兼 CEO Arnold 曾於 2016 年提及,Hahow 最大的挑戰在於提升「知識數位化」過程的效率。之後建立了攝影棚工作室,並將內容產製流程中的職能分工專業化。除了持續優化硬體設備及流程,幫助教學者更高效地產出課程,更將分工細緻化,建立內部完整的溝通協調流程,為產出內容的品質把關。「效率化這件事情永遠沒辦法被解決,只有不停地追求更有效率的解法。」Austin 表示,除了提升「知識數位化過程」的效率,Hahow 接下來要著手的是知識在不同「呈現及製作方式」的效率化,包含利用不同的媒介 (如影片、聲音、文字) 去滿足學習需求,甚至是整合不同時空、場域的教學內容。

對未來學習情境的浪漫想像:人人都有一位 Jarvis

提到未來 100 年後世界上教育的模樣,Hahow 人有共同的想像,「我們的行動代號是:Jarvis for Learning。」Jarvis 為漫威漫畫中知名角色鋼鐵人 (Iron man) 的智能助手。在 Hahow 人美好的想像中,每個人都擁有一位如同 Jarvis 的人工智慧學習助手,可以向它詢問任何事情。Jarvis 會透過蒐集個人的數據及資訊,適時適地的安排學習資源及媒介,以達到最佳的學習目的。此外,Austin 也提到,現今科技進步迅速,可以預想 VR 技術的展現在未來教育上的應用可能會是一大重點,除了補足線上學習所無法達成之處,更消除線下教育於時間、地點、成本上的限制。

hahow 徵才
Hahow 好學校之夜

Hahow 好學校對台灣學習文化的使命

不變的初衷:將台灣優質的華文內容散播到全球華文市場

Hahow 線上學習的用戶除了分布於台灣,更有不少來自美國、香港、馬來西亞。談到 Hahow 的海外發展策略,Austin 表示整體策略主要都圍繞在『將台灣優質的華文內容輸出到全球的華文市場』,目前全球主要的華文市場包含台灣、中國、香港、澳門、新加坡、印尼、馬來西亞、美國等。至於 Hahow 未來有沒有打算推出英語等其他語言的課程?「短期仍會以中文課程為主,致力於創造更強大的台灣學習文化與影響力。」在更遠的未來,Hahow 則不排除有機會開拓至中文以外的其他市場。

快速成長階段:Hahow 求才若渴

從 4 個人成長到 70 人的團隊,Hahow 仍處在快速成長的階段。在閱讀到文章的尾聲,是不是對在 Hahow 工作多了一份憧憬與想像?一起來看看 Hahow 徵才的職缺吧!

課程業務開發 初階,全職,600K ~ 900K TWD/年
課程業務助理 初階,全職,28K ~ 34K TWD/月
軟體測試工程師 Quality Assurance Engineer(QA) 中高階,全職,81K ~ 120K TWD/月
前端工程師 Frontend Engineer (React) 初階,全職,60K ~ 82K TWD/月
B2B 內容專案企劃 Content Producer, B2B 初階,全職,39K ~ 58K TWD/月
B2B 內容開發 Content Acquisition, B2B 初階,全職,39K ~ 55K TWD/月
內容專案企劃 Content Producer 初階,全職,39K ~ 55K TWD/月
內容品質管理師 Content Quality Control 初階,全職,36K ~ 50K TWD/月
內容製作助理 Content Assistant 初階,全職,28K ~ 34K TWD/月
人力資源資深經理/總監 HR Sr. Manager/Director 中高階,全職,70K ~ 100K TWD/月